ZETSUBOU HIYORI

(序)

抬头也望不到顶点,高高围起的墙。

那是一座奇怪的房子,或者并不是房子,建在离道路有些距离的空地上,没有门也没有窗,高得看不到屋顶,虽然有人尝试着在墙上寻找可以窥视里面那片黑暗的缝隙……
没有,如此厚重的坚固的,把阳光、北风、目线、声音…… 全部都挡住的墙。

它就一直耸立在那里,每天过路的行人匆匆,好奇过了,它就变得和花坛边放倒了没人扶的扫帚一样,看都不再被多看一眼。

就是这样,不该存在的东西如果长期存在了,就变成理所当然。

没有人进一步地去关心它,也就没有人知道它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高。虽然奇怪但它的确是一座房子,房顶还看得到夕阳,还看得到被夕阳染成血色的那条距离无法形容远近的路。
房顶的构造带着哥特式的尖细,而那样的陡坡中央却开了一扇天窗,每天傍晚的时候,都有一只缠着绷带的猫咪,打开窗户,坐上窗台,望着远方被染红的路,似乎在等待什么,一直到那片红色消失在黑暗里。
每一天,每一天,虽然想说什么不管刮风还是下雨…… 但那些东西在这个世界里仿佛不存在。

缠着绷带的猫咪,在这么高的地方,人们即使把脖子都撑酸了也看不见他,而猫咪,只是目不转睛地望着远方,不管是撑着脖子向上望的,还是像跨过扫帚一样路过的,他都完全没有注意到。
这个世界只有他一个人,从一开始就只有他一个人,直到前一天都没有改变过。

但是在这个黄昏,一个和好像和平常并没有什么不同的黄昏,明明夕阳和道路都是一样的红色…… 有两个不同平常的事情发生了。

先是一个造型奇怪的东西飞了过来,缠着绷带的猫咪知道那是飞机,他在书上见过那玩意。
对了,他的秘密之一是:
那座高高的房子里有他怎么也看不完的藏书。
飞机在他身边悬空停了下来,飞行员打开机舱盖和他说hello,也是一只猫咪,脖子上绕着厚厚的围巾,一张原因不明神采奕奕的脸。
“你在cos凌波丽吗?我很喜欢她”戴着围巾的猫咪说。
……

……

……

あれ?
ニコル同学,你的台词搞错了吧?
……
给我飞回去重来!

More
[PR]

# by lightenseven | 2010-08-04 01:23 | 妄想郵便局

Merry X'mas 2008

我只是在移以前写在别的blog里的同人文…………

1.
粉红色的T恤,红色的夹克,粉红色的围巾,踏着清晨的阳光走进教室,带着皱起满脸褶子看不到眼睛的笑容,那人开口了:
“同学们好,今天开始我就是你们五年级的品德老师啦,我叫Sakurai Kazutoshi,Sakura就是窗外纷飞着的美丽绚烂的那个Sakura啦!”
………………
正值窗外风起,一片枯叶飞过。
学生A:“老师,现在是深秋。”

呵呵,眯起的眼睛在教室里扫射一圈,突然放出了异样的光芒,似有红心两颗呼之欲出。
“那位同学,对,就是你啦,头发挡着看不到眼睛那个,麻烦站起来一下!”

藤原一直望着窗外的眼睛收回来看着那个粉红色的……什么什么花…… 慢慢站了起来。
自己真的那么声名远播啊?新来的品德老师第一天就找麻烦。

“你知道前发留那么长有很大坏处吗?”樱井老师从讲台上挪到藤原身边,低头看着他。(心里在狂奔:啊啊,我比你高了,终于比你高了 囧)

啊~~ 果然又是前发的问题,怎么教品德的都那么没新意。“有什么坏处啊?”一说出来马上又后悔,完了,肯定又要开始什么仪表卫生视力……之类的长篇大论了。
没想到的是,眼前那个人伸出手来,把藤原的头发轻轻拨到一边,无视后者错愕的眼神,带着虽然满脸褶子但是极其灿烂与暧昧的笑容,“让人忍不住想拨拨看”,用咪咪的眼睛打了个飞眼出来,转身回到讲台上。“好啦,现在开始上课!”

愣。
学生B:“老大你好像被调戏了……”
学生C:“绝对是被调戏了。”
学生B:“老大你要剪头发吗?”
学生D:“要不我们干脆剪了那个什么Sakura!”

2.
这边是1990年千叶县佐仓市的某小超市,某粉衣男抱着一瓶汽水兴奋地狂喊:“见到了哦,见到了哦,五年级的他,超可爱……”
那边是2008年12月24日东京的Queen’s Isetan,田原、中川和铃木,围着一个大购物车,中川抱着一大块圣诞火腿放在耳边,“好啦好啦,你赶快搞定回来啦!”
“呀!但是好像还是很难搞的样子……”
“吼,早说过叫你到他幼稚园的时候就好啦!”
“那,那,我觉得有猥亵幼童的嫌疑啊。”
“kao!(不要说脏话啊)五年级你就不猥亵啦,那不如再保险点到中学啊!”
“中学?别傻了,对付他一个已经够呛了,到中学我就得对付四个了,你以为直井他们省油钱啊!”
“总之你加油吧,搞不定你就没油钱回来啦。”
“好啦好啦,我挂了,我好像看到精神病院的车开过来了……”
某粉衣男把汽水放回架子上,穿过围观的人群,逃窜。

3.
虽然已是夕阳西下,花圃边上的牵牛花似乎还挂着清晨的露水——藤原摇摇头,肯本不可能,那水一定是谁后来洒上去的。
记不太清楚自己这是第多少次被罚留堂了,读小学五年,换过3个品德老师,各个都喜欢找自己麻烦。不过这第三个,似乎有点特别…………藤原想到那个Sakura,不觉得皱了皱眉,这次是个特别大的麻烦啊。
“藤原同学,我好像让你在教室里等的。”说话的同时手就拍到了肩上。藤原刚想解释什么,那人已经自顾地惆怅了起来。“牵牛花就要枯萎了啊,冬天快来了”,樱井老师的目光始终略带哀伤地看着那片有点萎靡不振的牵牛花,手放在藤原肩上丝毫没有拿开的意思。
“那个,老师……”
“藤同学今年的圣诞节有什么预定吗?”樱井老师的目光终于诚实地放回到藤原身上。
“诶?圣诞,现在都不到11月……”
“啊啊,藤同学你还真是喜欢和老师对着干啊!”樱井老师大笑地拍拍藤原的肩膀。
这算哪门子对子干啊??????藤原背过脸去,对着神经不正常的人丝毫没有反驳的欲望,只想等他说完自己赶快脱身。如果是和之前的村上老师,不知觉地就会吵起来呢,但是这个樱井,不知道怎么搞的,如果沉默就可以被放走的话,自己就可以一直沉默下去。
但是情况已经发展到,即使沉默也不会被放过的地步。
“虽然藤同学总喜欢和老师对着干,但是品德课的成绩却很好啊。”樱井老师居然在他旁边的石阶上坐了下来。
“考不好会被打的啊。”藤原看着樱井坐下来,语气无力。
“诶?你因为考不好被打过?”樱井老师突然紧张兮兮的。
“那个倒没有,只是觉得考不好一定会被打……但是因为“考不好”对我来说有点难度,所以并没有验证过。“
樱井一头黑线,什么啊,这家伙。但是好可爱,这样子真的好可爱,好想一把抱过来。
藤原感觉到眼前这人的目光有点异样,往后退了退。
“这牵牛花是粉红色的啊,老师我很喜欢粉红色呢。”话题突然又回到牵牛花身上。
“看得出来。”藤原看看花圃边上的粉红,再看看眼前的粉红,小声嘀咕道。
“樱花也是粉红色的啊。”
“诶?啊。”
“你为什么不反驳说樱花也有白色啊什么色的?”
“我不会反驳那么无聊的问题啦。”
………………
一次留堂的时间就这么过去。

4.
“你是白痴啊,什么牵牛花,樱花的,你和他说重点啊!”中川抱着火腿大吼,田原在一旁捂着耳朵,铃木在偷笑。
“我紧张啊,而且我害怕会做错事…… 我说你小声点。”樱井拿着汽水瓶,把头埋在架子下面,东张西望看有没有人在注意自己。
“时限是12月25日零点哦,然后你就得回来了,愿望实现不了的话…………虽然那也不会有什么…… 对了,你那里是什么时候了?”突然换了田原的声音。
“ken酱~~~~~ ”樱井如遇救星,“是11月6日。”
“牵牛花谢了吧?”
“哈?”
那边是三个人大笑的声音。
-_- ||||||
“好啦,他现在怎么看你呢?”
“喜欢找他麻烦的神经病老师吧。”
“如果你不找他麻烦了呢?”
“那根本没机会说话了吧?”
“你不如不找试试看。”
“原来你这是在给我出主意吗,ken酱?”

5.
气候更加地冷下去,教学楼前面花圃边上粉红色的牵牛花早就凋谢了,只剩下枯黄的藤蔓爬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粉红色的樱井老师也如同凋谢了一般,没有在课堂上找藤原麻烦,也没有叫他放学后留下来,有次藤原看到他在牵牛花藤蔓前面自言自语,就上去接了句“你说什么?”谁知道樱井老师见到他就低头跑掉了。
“哪哪,老大,你怎么把他制服了?”学生B。
“好像被甩了一样。”学生C。
“病情加重了吧。”藤原。
囧 学生B、C。

藤原看着樱井老师小心翼翼跑远的背影,觉得有点点担心。

6.
“喂!我觉得他越来越觉得我神经病了。”火腿说。
“那是你的做法问题吧。”汽水瓶说。
“是你们教我的吧。”
“可你一定是在实际操作中除了问题,你太紧张了。”
“可是……”
“你那么紧张,对着五年级的他和现在的他就没有什么区别了啊。”
“可是……”
“老师你在做什么?”突然插进来的声音。
抱着汽水瓶的樱井转过身来,就看见了在这种情况下最不希望看见的人。但是,第一次在校外看见他呢,他不穿校服的样子,白色的棉外套,红色条纹的围巾,同款红色的帽子把前发低低地压下来,眼睛透过前发的间隙,闪亮亮地看着樱井。
“我,我……”樱井抱着汽水不知所措,那边突然传来很大的声音,“怎么,你遇见你梦中情人了,那不打扰了,挂了。”
“啊,这个……”樱井举着汽水瓶不知道怎么对藤原说。
他一定听到了吧,刚才那边的声音。
“电话吗?”藤原伸手。
“啊?啊,是是,电话呢。”樱井顺势把汽水瓶递过去。

“诶~~ 能喝的吗?”液体在藤原的手上的瓶子里翻来覆去。
“啊,能啊!”
“好厉害,那要怎么打呢?”
愣,开玩笑啊,樱井想,难道要他当着藤原的面,呼叫supermarket queen,还是那么巴嘎的呼叫方法。
“这个………… 这个是一次性的啊,打完一次就变成普通汽水只能喝了。”
“诶?…… 好厉害!”
“你,你相信啦?”
“那你是在骗我了?”
“啊?”

More
[PR]

# by lightenseven | 2010-08-04 01:21 | 妄想郵便局

我的歌

三隻乌鸦叫起来
回家吧
最喜欢的妈妈
已经把饭做好了吧

擦掉流下的眼泪
回家吧
止住哭声对爸爸说
教我唱歌吧

长大成人 出去工作
即使迷失了回家的路 依然高唱着我的歌

留在每一个相遇的“你”身边
竭尽全力地唱着歌

悲伤的时候
独自唱起的那首歌
若用心中的钢琴唱出来
朋友便出现了

那时的我 直到现在
最喜欢的也还是音乐
虽然无法弹吉他
会有朋友弹给我听

不再做梦 为得失而活
但即使迷失了回家的路 依然高唱着我的歌

现在也与每一个相遇的“你”一起
用最大的声音唱着歌

啦啦啦啦 啦啦啦啦啦啦啦

无论何时都会坚守在这地方
与命运抗争 努力活下去

唱着我的歌

回去啊

回不去

回去啊

不回去



回去啊

回不去



回去啊

不回去
[PR]

# by lightenseven | 2010-08-04 01:14 | 空中研修室

朝颜

水洒做出 下在夏日午后的太阳雨
突然被那样的伤感淋湿

校园一角的牵牛花每天迎着水花绽开粉红
就那样慢慢培育出感谢

你好 再见 下次再见面吧

不能面对自己的期望 就那样丢弃掉
因逃避伤害 就这样变成了疼痛

你好 再见 一直在一起好吗?

乘着风和现在牵手
或者是和命运面对面
同时接到二者的卡片 一定感到为难吧

你好 再见 下次再见面吧

悲伤很美丽吧 染上泪色很漂亮吧
想要传递的事情 是不会传到的吧

想永远和你紧靠在一起

一直对我绽放笑容的牵牛花终于也凋谢了
淋湿的衣服不知不觉风干了
这些事一定谁都全明白

尽力去自己作选择吧

乘着风和现在牵手
或者是和命运面对面
不要 现在还夹在中间摇摆不定
尽力去和你见面吧

你好 再见 一直在一起好吗

你好 再见 总会再见面的吧?
[PR]

# by lightenseven | 2010-08-04 01:03 | 空中研修室

于狂蝉鸣泣之朝

盈满于盛夏的孤独燃烧成火红

新宿大道上的咖啡馆
和往常一样的时间和座位
我不断听到报时器的声音
像被什么追赶着

不分时节的蝉虫鸣泣着
感觉完全不对路
但总觉得对那已经十分习以为常
不正常的难道是我?

收音机里流淌出 高唱梦想的歌曲
可这是只能不停吃着药 连梦都做不了的我
有点自虐地向右拧到下个频道
和这闪亮的季节背道而驰 盈满于盛夏的孤独燃烧成火红

已经习惯了背叛
相信这东西又傻又无聊
我总是这样为自己开脱 看似快乐地叹口气

不分时节的蝉虫蜕皮而去
寒冷的清晨强光四溢
但那荒唐的叫声,一定是把我搞坏了
想笑的时候笑就行了,想生气的时候生气就行了
因此就是觉得对那已经十分习以为常
我就像完全了认命 把他踩成稀烂

收音机里流淌出 高唱梦想的歌曲
可这是只能不停吃着药 连梦都做不了的我
有点害羞地向右挑着睫毛
和充满生机的季节背道而驰 述说刹那的地狱之朝

从医院回来走进咖啡馆
和往常一样的时间和座位
我关掉了报时器
他在我的体内鸣唱起来

于狂蝉鸣泣之朝——。
[PR]

# by lightenseven | 2010-08-04 00:51 | 空中研修室